卷卷子

我还沉浸在你的帅气可爱的笑容里
你却突然穿上女装?!!!
这什么工作请务必透露一下!
超——级合适哦公主殿下!!!

伪童话(新葵)

◎给本身就是童话的新葵写了一篇童话,大概
◎猫又新x人鱼葵
◎故事发生在春天,万物苏醒的季节
◎写到最后也不知道我到底写了些什么东西
◎文章各方面都存在缺陷,比如衔接,后期多为对话,渣文笔真是非常对不起
◎建议慢节奏阅读,以及ooc预警,另外私设如山
◎如果您实在无聊,看看也无妨?




00.

故事的开始,要从喜欢旅游的魔女说起。

01.

魔女抓到了一条鱼。

然后她往家里早已准备好的大水箱里一丢,就出门寻找下一个收藏品了。

咻——!

暗中蓄势待发的猫又见魔女走了,一个飞跃出来,虎视眈眈地盯着水箱里的小人鱼。

小人鱼打个了寒颤,默默地躲在了假石后面,只露出一双澄澈的蓝色眼眸观察四周。

“……吃了你。”

见对方毫无战意,猫又继续放言恐吓,两条尾巴有节奏地甩来甩去。

“那个,虽然猫吃鱼没错,但首先,我是一条人鱼,并不是可食用型的;其次……我所学到的知识告诉我,猫,是怕水的吧。”

“好啰嗦啊你。”

被最后一句话戳中痛点的猫又面无表情地蹭到水箱前,示威似的用爪子抓了两下水箱。

遗憾的是由于魔女的魔法加成,他没能留下任何痕迹。

“噗~”

看到猫又郁闷的眼神,小人鱼忍不住笑出声。

“抱歉,没忍住就……”

“吃了你!”

02.

据新本人解释,猫又是很强大的种族,所以食物也必须要完美才行。翻译过来就是,葵这么小只的鱼根本不够吃。

“所以,这就是你给我吃这个的原因?”

小人鱼坐在大石头上,右手提着小鱼干的尾巴在眼前晃了晃,露出困扰的表情。

“再怎么说,吃同类也……”

“还挺挑食啊你。”

猫又抓起盘子里的小鱼干们一口吞掉,顺便舔了舔爪子,然后开始享用作为饭后甜点的草莓。

“不,我觉得这并不是挑不挑食的问题……有海草吗?”

海草当然没有。粗神经的魔女只是在水箱里放了块大大的假石、几块大小不一的圆石头、和一些闪闪发亮的砂砾,完美地忘记了这位收藏品的饮食问题。

猫又瞥了一眼苦笑着的小人鱼,慎重地将最后一颗草莓吃下,然后‘咻!’地蹿出门去。

“…蔬菜也可以哦——!”

小人鱼对着出门的猫又这样喊到。

03.

“……然后,我用收集到的海草作出了非——常美味的料理哦~!”

小人鱼趴在水箱的边缘,兴致勃勃地讲述着自己的经历,试图带动躺在窗台上晒太阳的猫又。

“新喜欢吃什么?说不定我可以试试呢。”

“鱼。”

猫又懒懒地翻了个身,舒适地享受着阳光的抚摸。

“别睡过去啊,真是的,难得遇到这么好的天气。”

“春天就是用来睡觉的吧?经历了寒冷的冬天之后,在这样暖和的太阳下,谁都会想要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吧?”

“不,我觉得只有你是这么想的。但是,阳光吗……说起来,我是因为被太阳吸引才会到海面上来的呢。”

“然后就被抓住了。”

“啊哈哈,这可真是意外呢。”

“在海底晒不到太阳真是太可怜了啊你。”

“是吗?但是海底有会发光的鱼哦!还有一些发光的石头,我们就是靠它们来照明的。”

“诶——”

“虽然会发光没错,但生活在海里,果然还是会忍不住向往温暖的东西呢。”

“很冷?”

“很冷哦。因为太阳没办法照射下来嘛……像这样,看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万物,就会想,「原来还有这种景色啊」什么的,啊哈哈。”

“来晒晒看吧。”

“嗯?什么?”

“闪亮亮的阳光和闪亮亮的王子殿下,来一个历史性的会面吧!”

“啊哈哈,这是什么奇怪的说法……啊这么说着新肉眼可见地来了兴致!真的可以吗?”

“可以。”

猫又一个挺身坐起来,轻快地跳上水箱旁的柜子,和小人鱼面对面。

“来吧。”

小人鱼愣了愣,发现猫又把尖尖的指甲藏起来了,然后抿嘴笑笑,撑着边缘慢慢离开水面,由着猫又将自己抱离水箱。

怀中异常低的体温让常年接受太阳洗礼的猫又很是不适应,他抱紧了小人鱼,尽量平稳地把他带到了院子里。

这是小人鱼上岸后第一次正式见识这个陌生而温暖的世界。

高大的树木,娇嫩的小花,青青的草地,还有房子周围一圈矮矮的栅栏,时不时停在信箱上休息的白色小鸟……一切的一切,都让他从心底里感到新奇与喜悦。

“总觉得,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小人鱼的蓝色鳞片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珍贵;那双水蓝色的眼睛,似乎能将万物都包容进去。

猫又不小心看入了迷。

“突然好饿。可以试吃吗?”

“不行!试吃禁止!”

04.

小人鱼最近好像有些不对劲。

猫又在吃完最后一条小鱼干后,敲了敲水箱的玻璃。

“咚咚,有谁在吗——”

“有的。怎么了,新?”

小人鱼不是很懂猫又突如其来的动作,但还是十分配合地回应了他。

“伸出手来。”

小人鱼不明所以地将手掌贴在玻璃上,任猫又一直盯
着。

“果然。”

“发现什么了吗?”

“葵,变得透明了。”

“诶?是这样吗?”

“没错没错。”

小人鱼收回手,自己盯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来什么。

“葵君,最近,有感觉哪里不对吗?”

猫又盘腿坐下,一本正经地展开调查。

“呜哇,新罕见地认真着……抱歉,好像最近不是很想动?啊不是变懒了的原因哦,总觉得,没有以前那么有力气了。”

“确实,葵君变得越来越像我了,懒洋洋的,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啊哈哈,由你来说吗……”

“葵君是深海鱼吧?”

“嗯,可以这么说,新君。”

“那就清楚了,准备回家吧。”

“诶?突然?”

“怎么,比起回家更想让我吃了你吗。”

“不,不是这个问题……”

小人鱼觉得自己有些接不上猫又的脑回路,果然是因为种族不同?

“深海鱼的葵君没办法在淡水里生活,自身营养消耗完后会越来越弱,以上。”

“啊,我想起来了!书上确实这么说过没错。”

“所以准备回家吧。”

“可以吗?不会被发现吗?”

“没问题,这里只是那个女人的据点之一。另外,虽然我看起来是家猫,但实际上是非常自由的野猫。”

“……虽然有很多想说的。自由是没错,但是野猫这一点,还真的看不出来呢,啊哈哈。”

“很失礼啊你。”

“对不起。然后,要怎么回到海里?你知道在哪里吗?”

“靠直觉。”

“……真是可靠呢,新君。”

“是时候让无知的鱼类见识一下猫又一族伟大的本能了。”

“睡觉吗?”

“吵死了。是直觉啊直觉!”

“好的,拜托你了。”

猫又在屋子里找来了纸和笔,随即趴在桌子上开始忙活,不一会儿就把笔放下,带着纸出门去了。

小人鱼呆在假石后面,只露出一双澄澈的蓝色眼眸,看着猫又认真的身影,突然就不是那么想回家了。

“果然还是岸上暖和一点。”

05.

猫又造了一艘船,不大不小,刚好能装下一只猫和一个盛满了水的小水箱。

船造好了,猫又回到魔女的房子里,像平时一样,打算把小人鱼抱出水箱。

可是小人鱼并没有如猫又所想趴在边缘等待,而是静静地躺在箱底。

“葵,可以回家了。”

“这样啊……抱歉,新,我好像没办法游起来了。”

小人鱼躺在砂砾上,不过一周而已,就整条鱼都虚弱得不行了。

这不是他想看到的小人鱼,猫又这样想着,要尽快让他回到海里去。

扑通——

是什么掉进水里的声音。

小人鱼连忙睁开眼,近在咫尺的是面无表情的猫又。

“新、”

猫又麻利地将惊讶的小人鱼抱在怀里,两条尾巴一左一右地划着,将他们带到了水面,并顺利离开水箱。

“新不是怕水吗?”

“怕水不等于不会游泳。没想到我还挺擅长嘛,不愧是我~”

小人鱼的体温还是一样的低,猫又习惯性地抱紧他,向着胜利的小船进发。

“新每次走路虽然看起来很轻快,但其实很稳呢。”

“我可是猫又大人。”

“是是。用双腿移动,很新奇呢。”

“用尾巴移动比较有趣。”

猫又把小人鱼轻轻放进船上的水箱中,解开绑在树干上的绳子,推着船下了河。

“顺着这条河就能到海里去了吗?”

“嗯。”

“为什么这么确定?新去过吗?”

“直觉。而且我放进去养的鱼一条都没有回来过。”

“为什么要在河里养鱼……话说就算前面不是大海也不会游回来吧?!逆流什么的一般的鱼做不到吧?!”

“葵越来越啰嗦了。”

“……那还真是对不起。”

就这样,小船在河流上漂啊漂,也不知漂了多久,总之在小人鱼变成小鱼干之前,竟真的一路漂到了大海!

“你看,到家了。”

猫又轻声提醒睡过去的小人鱼,对方并无应答,只是闭目躺着。

大海中央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波,像一面镜子一样,把整片天空映在水面上,让人以为置身天堂。

就像小人鱼的眼睛一样。

猫又的目光在触及小人鱼时不自觉地柔和起来。他把昏睡着的小人鱼从小水箱里捞出来,紧紧抱在怀里,仿佛要把自身的体温都传给他。

“该回家了,葵。”

猫又把小人鱼放进海里,看着他一点点沉入大海,直至再也看不见,这才划着小船往回走。

“我也要回去了。”

06.

春末夏初,季节交换的时候,天空一会儿晴一会儿雨的,最适合睡觉了。

猫又抱着一盘不知从哪里找来的草莓,边吃边想。

草莓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口中绽开,极大地满足了猫又的需求。

“满足满足~,要是再甜一点就更好了。”

魔女如猫又所料,并没有回到这里来,而是继续在满世界溜达。猫又把存起来的小鱼干吃完了,也懒得再去晒,转战找起来更轻松也更美味的小草莓。

一切都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没事吃吃睡睡,心情好的时候就出去探险,不过往往都是空手回来。

可猫又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是什么呢?

“嗅嗅,这是什么?海草的味道?”

猫又闭上眼睛,按本能顺着气味飘起来。

“呜哇,出现了超高难度的动作!”

熟悉的清亮嗓音在猫又前方响起,下一秒,他顺利撞倒前方障碍物。

“疼——!而且好重!”

小人鱼被猫又压在身下,忍不住痛呼出声。

“葵?”

“快起来啊你,很重哦!”

猫又保持姿势不动。

小人鱼无奈地笑笑,放弃了挣扎,就这样躺着。

“怎么了?新见到我不高兴吗?”

“没有。”

“那就好。”

猫又有很多想问的问题,但一时间不知道先问哪个。所幸小人鱼在这一方面十分省心,自己开始说明。

“我醒过来的时候,身边都是我最熟悉的事物,总觉得放心不少。”

“但是,虽然有点不好意思,我,稍微有点寂寞。”

“然后我去找了海底的魔王隼大人。”

“虽然是魔王,但其实隼大人非——常的温柔哦。他给了我一瓶魔法药水,喝下去就能像人类一样用双腿行走,用肺呼吸。”

“但是碰到海水的话就会变回人鱼,所幸这里一滴海水都没有呢。”

“我回来了,新。”

小人鱼轻轻拥住猫又,爽朗地笑笑。

“反正在海里也是一条鱼生活,那就来叨扰一下新好了~我是这么想的。”

回应小人鱼的,是一个浅浅的、印在嘴唇上的吻。

“!!!新!?”

“什么。”

“你……”

猫又看到小人鱼突然红透了脸,觉得有些好笑。

“哦——,像草莓一样。”

小人鱼一把把猫又推开,迅速坐起来,双手捂住脸。

“啊啊啊啊啊太羞耻了吧!!!”

“有哪里错了吗?”

“完全不对好吧!话说为什么要突然吻上来啊?!”

“有人说,喝了药水变成人类的人鱼王子要是得不到来自骑士的真爱之吻,就会变成海上的泡沫,好可怜。”

“骗人的吧!?这是什么羞耻的设定!?还有王子骑士又是什么啊???”

“嘛,大概是这样,以前那个女人给我讲的故事就是这样。”

“完——全不懂!!!”

“葵很讨厌吗?”

“不,也不是讨厌……啊啊啊为什么还要讨论这个羞耻的话题快终结它啊!!!”

“噗。”

这次换猫又忍不住笑出声,他熟练地抱起害羞的小人鱼,一步一步、稳稳地往家里走去。

“别这样……我已经可以自己走了哦!”

“嘛嘛,有什么不好。”

虽然春天结束了,但夏天才刚刚开始,能晒太阳的日子还有很多。

能和你一起的日子,也还有很多。

07.

故事的最后,猫又和小人鱼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皋月家的天使

其实是官推翻译——

☆不定期占卜☆

隼「今天幸运的是5月,1月要小心哦」

资料整理中

始「…っ」

葵「啊,纸划伤了手指吗?没事吧,始さん。那…」

葵「疼痛疼痛,快飞走~,啊呜…这样(笑)」

始「…第一次看到吃掉的版本」

葵「是皋月家版本♪」




☆皋月家版本诞生秘闻☆

千寻(葵哥哥)「疼痛疼痛,快飞走~」

葵「……疼痛去哪里了?」

千「外面吧?」

葵「要是外面的谁撞上了疼痛,就太可怜了…」

千「唔~,那,我来把疼痛吃掉吧」

葵「…小千不会有事吗?」

千「我是哥哥嘛」

☆ツキプロStarry sky collection☆

~今夜,与你一同去看星星。~

①冬组

驱「我是射手座!恋,一决胜负吧~!」

恋「来—吧!以水瓶座的力量迎击!」

始「咩」

驱&恋「始さんんんんんんん!!!!!?????」

#摩羯座(山羊座)
#就本人而言好像比猫的难度要低的样子

②春组

春「我是双鱼座。这是魚柄的衬衫哦?那么~,噢!」

新「我是白羊座。是羊先生哦。咩。和始さん一起♪」

葵「我是金牛座。哞——!」

#查了一下羊和山羊都是“咩”

③夏组

泪「我和yamato是双子哦。喵——」

阳「狮子座。我的猎物是哪个孩子呢~?嗷——♪」

海「巨蟹!V!……因为螃蟹不会叫所以不管这个ww」

④秋组

夜「传说处女座是与丰收女神有关的星座。因为是拿着小麦的女神大人,所以……今天晚上来烤面包吧!」

郁「天秤座!保持平衡!好的!」

隼「我是伪装成天蝎座的男人♪呼呼呼」

#隼さん本人是射手座

コヨリ先生的「ツキウタ。」Q版角色登场!
各月代表的星座形象时装是重点☆

泪「因为生日的关系,也有担当星座与实际星座不符的人,请谅解哦。因为12个月不凑齐的话会很寂寞呢」

Memories of Duet(白组)


......为了拍摄CD的封面,来到了北海道的海和隼。

好像终于结束了第一天的拍摄,但是......。

海「......呼。」

隼「辛苦了。海。......没关系吗?」

海「突然间怎么了?」

隼「字面上的意思哦。现在的海比平时的气势要弱一些呢?」

海「气势什么的......。是吗—?自己的话倒是不会这么觉得。」

隼「你看,海在这个拍摄之前,有很多山里的外景、便车旅行这种难度很大的工作不是吗?」

隼「这不是很累了吗?......所以,今天晚上还是好好休息比较好哦。」

海「哈哈哈。那就听你的吧。」

隼「嗯。晚安。」

海「......。」

隼「......好像睡不着呢?」

海「隼......嘛,是啊。一动不动的、不太符合我的天性......。而且,星空非常美丽呐。」

隼「是呢。确实,没看到这片星空就睡着了真是太可惜了。」

海「是吧?」

隼「那么,一起来欣赏天上的花园吧。......对了。可以的话,请喝红茶吧?身体会暖和起来哦。」

海「哦!保温瓶吗!Thank you—!......但是,真是罕见啊。你给我泡红茶什么的。」

隼「意外吗。无论何时,我都会慷慨地给重要的人注入爱哦?」

隼「证据的话......再送给海一样东西吧?」

海「诶?」

隼「看到天空的那一带了吗?那颗明亮的星星。......马上就来了哦。」

海「啊!是流星吗!......现在我知道它是从那里飞出来的了。」

隼「呼呼呼。对我来说什么都是可以预料的嘛。」

隼「......如果海希望的话,即使是几千颗星星我也会献给你,但是......。那样的话,宇宙中的人们会感到困扰,所以我会停下来的。」

海「哈哈哈。那就好。」

海「......但是,星空真是很棒啊。不管看多久都不会厌烦。」

隼「是呢。而且,星空里充满了爱。比如,请看那个『后发座』。」

海「后发座?名字很奇怪嘛。」

隼「是呢......那个星座隐藏着一个名为贝勒尼基的、有着美丽长发的王妃和她的丈夫的爱情故事哦。」

隼「丈夫托勒密三世出门远征的时候,贝勒尼基向美丽的女神阿佛罗狄忒祈祷丈夫的胜利和平安。」

隼「她许下“如果丈夫平安归来,我就把自己美丽的长发献上”的誓言,并最终做到了。」

隼「据说众神称赞于她的行为和她美丽的头发,而将其召唤到了天上。」

海「诶—。原来还有这样的由来啊。」

隼「另外,既有美丽的爱情故事、也有悲伤的爱情故事。......人向星星寻求爱,星星则教给人爱。」

海「夜空里充满了爱吗......。」

海「这样的话,那些无数的光辉中,也可以看到谁悲伤的眼泪,或是喜悦的眼泪吧。」

海「可以的话,流出喜悦的眼泪的人多一点比较好吧。」

隼「呼呼呼。海真是浪漫呢。......啊啊,我想一定是喜悦之泪和笑容的光辉比较多哦。」

隼「......啊,这样下去真的要变冷了。差不多该回里面去了。」

海「好......。......隼,谢谢啊。」

隼「不客气。」

隼「......早上好。看起来像是平时的海了呢。」

海「是啊!这也是多亏了魔王大人的红茶啊!」

隼「呼呼呼。我的爱是任何药都比不上的呢♪」

海「哈哈哈!那还真是厉害啊。......接下来,今天一天也好好努力吧!」


staff「......好!CUT!......OK了。那么中午休息一下,剩余的下午再继续!」

阳「幸苦了—!」

夜「幸苦了......啊,如果愿意的话,请尝尝这个?」

阳「哦!三明治吗!......夜,这是特意作的吗?」

夜「嗯......虽然作了,但因为拍摄是从早上开始的,所以并没有作出什么讲究的东西。」

staff「没有没有,谢谢你!能吃到长月桑的手作料理真是光荣。」

阳「夜作的料理,真的超好吃。......期待一下也是OK的哦?」

夜「真、真是的!阳你......。算了,我们也去那边吃吧?」

阳「好!」

阳「......话说,这真的是个超大的花园啊。这一片,全都是真正的花吧?」

夜「被五颜六色的花包围着,心情会很平静呢。」

阳「嘛,确实。但是,在这里就这样悠闲地吃着三明治......。」

夜「就像是野餐一样呢,对吧。」

阳「是啊—......哦!蒲公英发现!」

夜「哇!真可爱啊。」

阳「虽然又着这么可爱的外表,花语中却有着『离别』这种悲伤的意思呐。」

夜「诶?是这样吗?真意外。」

阳「当然,不只这个,其它还有『真诚的爱』『爱的宣言』这种积极的意思。」

夜「啊啊,蒲公英的绒毛也会被用作恋爱占卜呢。......话说,阳很了解花语呢?」

阳「呼......了解这个的话会很受女孩子喜欢哦。」

阳「......『这朵花的花语很适合你哦—』......这样♪」

夜「是阳会说出的理由呢......啊!有什么花的花语是适合我们procella成员们的吗?」

阳「这样啊......泪应该是这朵吧?」

夜「『铃兰』?」

阳「没错。它的花语是『纯粹』『纤细』『惹人怜爱』『幸福归来』......这种地方很像吧?」

夜「呼呼!确实很适合泪!小小的很可爱这种地方也很像呢。」

阳「海的话选『美人蕉』怎么样?花语是『热情』『爽朗』『永恒』『幻想』。」

夜「可以的!有海桑的风格!......『幻想』这方面意外的很符合他浪漫(空想)主义的地方。」

阳「郁是......这朵吧。」

夜「是『太阳花』呢。」

阳「花语是『希望』『自强不息』。」

夜「就像是为郁君而存在的形容呢—。」

阳「然后......隼应该是『猫柳(银芽柳)』吧。」

夜「猫柳......那个像狗尾草一样的植物吗?」

阳「没错。花语是『坦率』『自由的心』『无拘无束』『随心所欲』......这种。」

夜「噗!啊哈哈!确实很有隼桑的风格呢。」

阳「姑且,也有『亲切』的意思呐—。」

夜「包括这个,都很适合隼桑呢。......那我呢?」

阳「......『常春藤』吧?」

夜「诶?常春藤是指、那个爬山虎?它也有花语啊......那它有什么含义呢?」

阳「......秘密♪」

夜「诶诶!?」

※常春藤花语:忠实,友谊,感化,结婚,永不分离

staff「......叶月桑—!长月桑—!拍摄该继续了!多多关照!」

阳「好—!......好啦!别愣着了!走吧,夜!」

夜「啊!等等我啊!阳,真是的—!」


在为新作CD拍摄做准备的泪和郁。

看起来,好像为了拍摄正在从procella之中学习......?

郁「......唔—。怎么办呢?」

泪「从制作人先生那里得到的指令是......。」

郁「“眼中隐藏着一刹那青春时代兼备的大人般的成熟、和纯粹的光辉,继而舒展出柔和的少年们的光芒”......这样。」

ps:我尽力了orz

泪「好难啊。......暗号?」

郁「啊哈哈......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但感觉是要求我们做出和平时不一样的表情!」

泪「像大人一样......大人又是什么样的呢?」

郁「我也不知道。虽然我好像明白一点,但要仔细想的话还是很难的。」

郁「......唔—,试着向周围的前辈们学习大人的样子吧?」

泪「不愧是郁君。就这么做吧。......那,先从海开始。」

郁「海桑像大人一样帅气的地方......果然是他的男子气概吧!」

郁「不仅是身体,精神上也很有男子气概,让人很信赖且尊敬他!」

泪「嗯。而且海非常温柔。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有一颗像大海一样宽容的心。」

郁「......但是,如果要我们模仿海桑的话......。」

泪「......试着去抓金枪鱼?」

郁「那个的话......我觉得应该不是制作人先生所要求的样子,难度太大了......」

泪「那,下一个,阳。」

郁「阳......某种意义上最有大人的样子呢。很讲究时尚品味,我觉得很帅气。」

郁「......而且意外的是个常识人呢。隼桑暴走的时候,挺身上前的人也是阳。」

泪「还有,对女孩子很温柔。」

郁「是啊......从容地对待女性这一点很有大人的样子,但是......我模仿不来。」

泪「......一边拍摄一边吃咖喱?」

郁「啊,这的确是阳的风格,但是......跟大人的风格没什么关系吧?」

泪「那,下一个是夜。」

郁「夜桑一直都很温和,他的温柔和海桑的不一样,是在守望着我们呢。」

泪「嗯。有夜在就会安心。夜的周围一直都很温暖。」

郁「是呢。不仅温柔,内心也很坚强,这种坚强的地方是我想要学习的。」

泪「但是......与其说夜很有大人的样子,......不如说是很有妈妈的样子?」

郁「确实是这样呢。夜桑给人一种干净的围裙的印象。」

郁「......如果拍摄的是厨房用品就没问题,但是......跟这次的拍摄不太合适呢......。」

泪「那,最后是隼。」

郁「隼桑......与其说是有大人的样子......」

泪「是魔王大人呢。」

郁「是啊......好像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能做到,并且很用心地爱着我们,但是......。」

郁「......要说他很成熟什么的。」

泪「不如说,他最单纯。」

郁「虽然很在意他明明是『魔王』却没有『恶意』这种矛盾的地方......。」

郁「我觉得隼桑很棒,让人憧憬,但是......。我不能学他......绝对不能学他!」

郁「......唔—。......虽然重新考虑了各位前辈......。」

泪「大家,都有个性。」

郁「这一点很有魅力呢!他们的个性都很强,我们好像模仿不了。」

泪「......不用勉强地去模仿吧?」

郁「诶?」

泪「我觉得现在的郁君已经十分有大人的样子了。......有时候,郁君才是我们之中最成熟的人吧。」

郁「是、是这样吗......?」

泪「嗯。我喜欢现在的郁君哦。」

郁「......谢谢!泪!我也最喜欢泪了哦!」

郁「......也是啊。不用勉强自己,我们自己来给自己做一个美好的大人的印象吧!」

泪「嗯。尽全力去为我们现在能做的事而努力吧。」




Memories of Duet(黑组)



始「......春,这里有件好事。我觉得可以来探寻一下。」


春「嗯?怎么了?」


始「我在想,要不要请你喝这个。」


春「抹茶?」


始「是啊......最近,有个CD封面的拍摄吧?」


春「没错。那是个非常华丽的拍摄呢。」


春「不只是服装,连没有拍到的一个个小物件也十分讲究......。就算只是看着,也会产生出一种雅致的心情。」


始「这些抹茶,也是当时拍摄的时候准备的。......虽然那时到最后并没有用到它......。」


始「......知道我会抹茶道的staff把它当做礼物送给我了。」

※抹茶道:一种煮茶方法,由南宋点茶道演化而来


始「因为很难得,我就在想要不要请你喝茶。」


春「那真是太感谢了,但是......我不太熟悉这种正规的茶道礼仪呢?」


始「没关系。我也很久没有请人喝过茶了。」


始「......安逸地品尝对茶来说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今天不用麻烦的礼仪。」


春「说的也是。那就不客气地拜托你了。」


始「好,等着吧。」


始「......来,请?」


春「那么,请让我喝(お点前ちょうだいします)。」

※お点前ちょうだいします:茶道礼仪之一,品茶前客人对主人说的话


春「......嗯,很好喝!完全不涩呢。味道醇厚,上品茶的甘甜在口中蔓延。」


始「那就好。」


春「真不愧是始呢。......而且......呼呼呼。」


始「怎么了,突然笑起来。」


春「不,只是觉得黑国王大人像这样为我点茶什么的,平时从来没想过呐。」


始「也不是那么夸张的事情吧。」


春「是吗?......如果像隼一样的话,是会喜极而泣的哦?......嘛,暂且不开玩笑了,事实上,是很光荣的事情哦。」


春「......还记得我们第一次遇见的时候吗?」


始「嘛,记得......初二的时候,我们同班。」


始「......但是,真正变得亲近的是,我在草丛里睡觉、你来打招呼的时候。」


春「没错没错!真怀念啊。......始从那时候开始,周围就有很多人围着,很受欢迎......。」


春「......但是,你周身却散发着令人畏惧、不敢上前的谜之国王气场呢。」


春「所以,像现在这样,成为同一个组合里的偶像、住在同一个宿舍、悠闲地喝着茶什么的......。」


春「......真是感慨万千呢,是吧?」


始「那是什么......如果让我说的话,春,你才是这样的存在。」


春「我吗?」


始「是啊......在学生会里拿着牛耳,对每个人都友善地笑着,并被周围的人仰慕着,但是......」


始「......没有人能轻易进入到你的内心。」


春「拿着牛耳什么的,听起来有点糟糕啊......。」

※牛耳:执牛耳者,一派首领


春「嘛,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们也许意外地是同一种人呢?」


始「也许是吧。」


春「呼呼呼。那就更加光荣了。」


始「......茶喝完了,就来说说工作吧。我想确认一下成员的日程表。」


春「是是。请尽情地吩咐我吧。黑国王大人。」





葵「......新,现在有空吗?」


新「嗯?怎么了?」


葵「你看,这次不是让我们去做天文馆活动的形象代言人吗?」


新「啊啊,是要我们以「星之王子」的设定去招待客人的事啊。」


葵「没错,就是那个!而且,那个企划的整体解说也要由我们来负责......。」


葵「......我觉得,要好好地学习星星的知识,才能把工作做好。」


新「哦,不愧是葵王子!由衷地佩服、佩服。我也很赞成你的意见!」


新「那,要怎么学习星星的知识?」


葵「那个嘛......我向夜借了这个。」


新「这是什么?虽然看懂了这个星星的图鉴......。这边这个,是球型的机器人?」


葵「这是家庭用的天象仪哦。......可以把房间的天花板当作屏幕来欣赏。」


新「诶—!这种东西也有啊!想看!想看!」


葵「太好了......那,现在就到我的房间去吧?」


葵「......那么,把灯关掉?」


新「哦哦、!好厉害、!」


葵「真美啊—!就像在星海里畅游一样!」


新「啊、!流星!......这么正规的天象仪真是吓我一跳。」


葵「......根据说明书,好像能享受到一年中喜欢的季节的星空呢。」


葵「新,想看哪个季节的星空?」


新「那,就选我们出生了的春天的星星吧!」


葵「OK......那我要放了。」


新「......总觉得,虽然好像微妙地变化了,但是说实话,我看不出哪里变了。」


葵「举个例子,那个好像是『春季大三角』哦。」

※春季大三角:指春天高挂在夜空中的三颗亮星,它们排列成三角形状,分别是室女座(处女座)的角宿一,狮子座的五帝座一以及牧夫座的大角星


新「哦—,好像听过。在哪?」


葵「那是室女座的角宿一,那边是牧夫座的大角星......。」


葵「......顺便一提,这两颗星星也被叫做『真珠星』和『麦星』,两颗星合起来会被称为『春季夫妇星』的样子哦。」


新「挺浪漫嘛。」


葵「呼呼呼。是呢......这两颗夫妇星和狮子座的五帝座一连起来就是『春季大三角』。」


新「......但是,说起来,狮子座和室女座不是夏天和秋天的星座吗?」


葵「也对,因为阳是狮子座,夜是室女座。」


葵「......但是,人们诞生日的星座,和实际上在季节中所见到的星座好像并不一致呢。」


新「诶—!真是意外。星星很有趣嘛—。」


葵「嗯。以此为契机好好学习吧。」


新「哦哦!......虽然想这么说......呼啊......。」


葵「新?」


新「这里,因为感觉很合适......好困。抱歉......一会就好......呼。」


葵「等、!......啊啊,已经睡着了。......嘛,真是没办法。」


葵「......在满天繁星下睡午觉的机会也不怎么有......我也稍微睡一下吧。」


葵「......那么,晚安。新。」





驱「......最近,我们非常感激地接到了很多工作。」


恋「......是的。」


驱「然后,开始变得很忙,不知不觉中就推迟了整理房间的时间。」


恋「......是的。」


驱「然后,始桑说了『希望你们每天都能整理一点点』吧?」


驱「......然后,虽然今天就是始桑所说的整理期限......。」


恋「......。」


驱「......为什么,恋的房间,还是这么乱!?」


恋「呜呜呜!抱、抱歉真的非常对不起—!」


驱「话说,这里比始桑说要整理的时候更加乱了吧!?」


恋「因、因为!上个月是新游戏的热销期!......限定版里有很多特典的样子嘛!」


驱「......啊—啊,用铁爪功来解决吧—。」


恋「呜!......拜、拜托了!驱桑!不管怎么样请不要放弃我!!怜悯我一下吧!!」


驱「......唉,真是没办法。恋要是再吃下始桑的铁爪功,导致头变形就糟糕了呢。」


恋「驱、驱驱——!」


驱「这次我可以帮你,但是......。没有下次了!」


恋「嗯!感谢!」


驱「那么,赶快开始打扫吧!......首先,这里的杂志......。」


恋「啊,那里面有我喜欢的作家的一篇新作,请保存!」


驱「......那,这边这个装点心的空盒子呢?」


恋「那是期间限定的设计,请保存!」


驱「......恋。作为gravi中的最擅长节约的我,非常理解你想要保护这些东西的心情,但是......。」


驱「但是要整理这个魔窟的话,一些整理时的果断和勇气也是必要的哦!?」


恋「好、好的!......我会尽可能努力的。」


驱「那就好......嗯?诶,这个相册......。啊,是学校的相册!」


恋「没错!是恋君特制拼贴相册哦!现在的偶像活动也保存在这里。」


驱「诶—,不愧是恋!品味超棒,好可爱啊—!......啊,这个!是修学旅行的照片!」


驱「这个时候,恋因为前一天玩了很久的游戏而很晚睡觉,当天早上,差点错过了集合时间对吧—!」


恋「没错没错,那时候真是太吓人了!......驱驱的话,在特产的试吃环节流下了眼泪,所以又吃了一份呢。」


驱「啊哈哈!因为那个时候没钱......。......但是,好怀念啊。」


恋「明明就是前一阵子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驱「......那样的话,现在就应该要拼命好好活着哦!」


恋「是啊!......我今后也会把gravi的活动存进相册里的,所以......。」


恋「希望再过几年,也能像这样一起笑着看这本相册......今后也要加油!」


驱「嗯!.....所以!总之,为了平安地用微笑迎来明天,继续加油打扫吧!」


恋「......好—的!」





月歌官推SS

☆不定期占卜☆

隼「今天幸运的是7月,5月要注意哦」

海「肚子饿了……」

葵「啊,中午的可乐饼……」

可乐饼「汪!」

海「不是你,是作为食物的可乐饼」

可乐饼「汪!」

葵「啊哈哈。因为很难得所以给你点心吧」

可乐饼「汪汪!」

Diablo「…」

海「从箱子那里感受到了压力」

帝国日常(?)片段截取


隼「Albion,来,在这里留下脚印吧」

海「Leo,来这里压一下!」

泪「Evangile,来留一个脚印?」

压、压、压

阳「感觉像是猫咪打孔机」

郁「的确」

假装是个童话

◎不好意思好像还是ooc了

◎依旧幼体新葵,是精灵王子和人类“公主”的设定

◎要说为什么是“公主”的话……新总小辫子真的太可爱了

◎以上接受的话,就请食用吧

       



        这一天,黑月之国迎来了值得庆祝的日子——小殿下的一周岁生日。

  

        各国都派了使者来参加小殿下的生日宴,就连那位平时不常露面的黑月之森守护者,也带着五岁的小王子前来祝贺。

  

        各式各样的礼物堆满了房间,甚至有放不下的趋势,仆人们得了指令又打开一间房,将另一部分礼物堆放在那里。

  

        宴会厅中,金发的小王子皋月葵,乖巧地待在守护者弥生春大人身边,回应着使者们的各式寒暄。即使是无间断的打招呼,他也没有丝毫不耐烦的意思。

  

      「春大人说了,与各国好好相处是作为精灵王子必须做到的。」

  

  随着国王大人的到来,宴会正式开始。主座上的国王大人抱着一个粉嫩的小团子,微笑着收下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祝福。葵看见那位小殿下扎着可爱的双马尾,穿着可爱的小衣服,眼睛迷迷糊糊地眨着,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十分惹人怜爱。

  

        “葵,一起去看看小殿下吧。”

  

        善解人意的弥生春牵起葵的小手,将他带到小殿下身边。葵一边想着「真的可以吗」,一边一步步地走向,那位可爱的‘公主’殿下。

  

  葵到达国王大人身边的时候,那位小殿下似乎终于抵挡不住睡意,软乎乎地躺在国王大人怀中,嘴里时不时吐出几个透明泡泡,葵好奇地观察着,并在国王大人的默许下,伸手轻轻戳了戳小殿下白嫩的小脸。

  

        好软~!

  

        心一瞬间被幸福填满。此时此刻,打瞌睡的小殿下在葵眼中,已然变成了长着翅膀的小天使。

  

  与此同时,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似的,小殿下在葵的手指还未收回的时候,皱皱小眉头,两只小手胡乱摸索着,然后一把抓住葵的手指,紧接着,缓缓睁开了灰褐色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的葵。

  

        好、好可爱~!

  

        葵像是被什么奇怪的魔法击中了,毛茸茸的感觉布满全身。

  

        “好厉害~小殿下也会魔法吗?”

  

        葵抬头,睁大眼睛询问着眼前慈祥笑着的国王大人。

  

         “是的,这是所有的小孩子都会的魔法哦。”

  

        葵听后,惊喜地绽放出闪亮亮的笑容,并开始夸赞小殿下。另一边,仔细观察的话,似乎能看见小殿下眼中的光芒。

  

        一旁的弥生春看着两个小孩子之间产生的粉红泡泡,淡笑不语。

  

  在小殿下身边逗留了一会儿,葵小心地抽出一直被小殿下握在手里的手指,恋恋不舍地跟着春回到了属于他们的位置。

  

  因为宴会的重头戏,要开始了。

  

  所谓重头戏,不过是由黑月之森精灵一族的代表,弥生春,为满周岁的小殿下送去祝福魔法。

  

        顺便一提,黑月之国的大王子睦月始周岁时的祝福魔法,也是由弥生春送去的。

  

  宴会大厅的中央铺了一块大大的金色流苏边红布,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安全无害的小玩具:小巧的木剑、古典的书本、精致的羽毛笔、华丽的小钢琴……

  

        作为哥哥的始接过小殿下,小心谨慎地放在红布中央,然后在一旁守望。

  

        小殿下坐在中央,被那么多使者盯着也没有害怕的样子,只是迷茫地环视四周,然后不可察地眼睛一亮,似乎锁定了什么。

  

        接下来,在众人慈爱的目光中,那位小小的殿下摸索着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葵面前,一把抱住葵小小的身体。

  

        随即又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顺手拿走了葵一直抱在怀里的一瓶粉色液体,像是宝贝一样,紧紧地抱在自己怀里。

  

  那是一瓶精灵特制草莓牛奶。

  

  “……咳咳。”

  

        国王大人尴尬地咳了两声,把众人惊醒,弥生春难得地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国王。

  

  ——这要怎么施魔法?

  ——照着始那样来就好

  ——可爱的始当时拿的可不是草莓牛奶!

  ——……你自己看着办吧

  

  于是,决定「自己看着办」的弥生春大手一挥,用柔和的绿色魔法将小殿下包围:

  

  “以精灵的名义为殿下送上祝福,愿殿下轻千乘之国,而重一言之信!”至于其它的,随缘吧。

  

  在众人愣神过后的一片祝贺声与掌声中,小殿下的生日宴圆满(?)结束。

  

        但是葵与小殿下的缘分,在此时才悄悄开始。

  

 

  

 

  

海尼

一直以来真的辛苦你了

各种意义上